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地主家的蜜罐子

 
 
 

日志

 
 

重返剑桥  

2013-03-02 07:07:00|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然只是造访,并非重新到回剑桥居住生活,尽管常常梦想如此。

 

其实,剑桥还是有机会时时回去,毕竟离伦敦也就是一箭之遥。拜访朋友,参加学院的校友活动,打理那里存留的物业,甚至就是带孩子到学院的花园走走……然而,却是足足有几年没有见我的导师。因为她总是很忙,也因为那种近乡情怯的情绪,也因为每次去剑桥都要么行色匆忙、临时决定,要么就是带着家人孩子、老老小小,也就都没有叨扰她老人家(是亲昵,她没有那么老喔)。

 

拜访三一学院的长老(fellow),有在学院停车的特权重返剑桥 - 姜丰 - 地主家的蜜罐子,我便也省去了火车、地铁、火车的麻烦,自己开车去剑桥。来回听了四个多小时的小提琴协奏曲。好在莫扎特真的是百听不厌的天籁之音,陪伴我一路向北,再一路向南。

 

 

我比约定的时间晚到六七分钟。

还没进她的那座楼,她在窗前瞥见了我,已经走出来迎我。

比我还要小一圈的她抱住我亲吻,我竭力地笑,不让自己哭——我想她也是的!尽管仅仅几年未见。11年前,这样的感情就在,然后这似母女、似知音、似朋友但又有着极强距离感的师生感情便再也没有改变。

她是一个极含蓄、内敛的人;和她相处的时候,我也成了这样的人。所以我们师生从不直接表达这种感情,尽管从我师从她的第一天起,我们就互相名字相称,常常会在邮件的落款真诚地写上“with love”。她对别的学生也会这样。

 

她是我生命中一个特殊的人,除了她是带了我整整5年的硕士导师、博士导师,还因为她看到了我生命中很多特殊的时刻:她看着我披着黑色学袍双膝跪下接受长者授予的博士学位,她看着我在剑河边坐着马车出嫁、她看着我的孩子们出世……她了解我生命中的困难时刻。那样的时刻,我曾经坐在三一学院她的屋子里,她看着我掉了二十分钟眼泪,但是她什么也没有说,我也什么也没有说,离开她的屋子,推着自行车回到宿舍。

 

她和我,当然说过最多、最有用的话,在我在剑桥求学的岁月里。

她是相当典型的英国人、她是一个非常诚实严谨的、有尊严的学者、她很是珍爱剑桥的荣誉,所有这一切,决定了她给予了她的学生最深切的爱和最严格的学业上的要求。也因为人文学科的特性,她的博士生普遍性地花费更久时间完成博士学业。我母亲至今记得我在临近生产的时候怀揣大宝二宝答辩,六个月后,我的导师又给我一张长长的书单——仅仅用于答辩委员会要求的小修小改!

 

她还是那个优雅、平静、谦逊、永不失童真的精灵老太太,时光停留在十年前,她仿佛再也不会继续老下去,貌似总有一天我们的年纪要越来越接近!

 

 

然而,当我们相对坐下,互相讲起别后的生活,才发现生命里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都已经悄然发生过了,虽然仅仅几年时间。

导师的女儿出嫁了,嫁给十年前我们就知道、甚至还谈论过的初恋爱人。

导师的母亲去年底过世了,享年九十一岁。我见她老人家次数并不多。我的手里还有她写给我的卡片。那是有一年,导师的母亲久咳不愈,我便用川贝粉蒸了鸭梨,请我导师捎给她。她那时候已经八十五六岁,病了一个冬天,身体很虚弱,当她勉强能提笔写字的时候,便给我写了一个长长的、字迹工整的卡片,感谢我的蒸梨!后来,我因急性肺炎住院,又一度被按照疑似肺结核隔离治疗(两周后细菌培养证明不是肺结核),我导师来探望我的时候(到传染病病房!),提到她母亲闲聊时对我的评价:说我“很有精气神儿”。我至今记得。

……

我和导师,隔着午餐的餐桌,平静地讲述这几年各自的喜悦和悲哀。无论说到什么事情,都没有让眼泪掉下来!然而,我看到她几乎再也没动她的盘中餐,整个午饭,她只吃了很少很少。而我,低头用餐刀仔细地切一小块温热的山羊奶酪,小心地放进嘴里,平静地咽下我的哽咽。

 

 

午饭后,她还有学生要见,时间并不长。她几乎建议我呆在她的套间办公室的里间,等她一会儿。为免她分心,我说我还是在学院附近走走,三一学院就在剑桥的市中心。

确信那个学生走了,我才重回她的屋子。

我向她滔滔不绝地讲(汇报)近期的读书体会,谈文学和电影,谈中国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我说得多,因为这些话我平时没人可讲嘛。她专注地听、时时插话、评论、发问,像当年博士授课(一对一)时一样……

 

临别,导师送我一副非常别致好看的针织花手套和一个同样别致的剑桥纪念品笔记本。我今天还特意戴了毕业前导师送我的一条银质项链。我带了两本两年前出版但还未邮寄给她的英文论文,一本请她雅正,一本送给系里图书馆。给她带了一个诺贝尔周的时候在斯德哥尔摩买的一个造型可爱的蜡烛台,我想她是喜欢的,正如我真心喜欢这付手套。她和我的趣味是有相通之处的。

 

现在想来,我求学的各个时期的导师、老师——这么几个人,几乎都是我生命里最爱、最敬、最钦佩、最珍视的人。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塑造了今天的我,并依然是我感情上和精神上的依靠。

 

我没有安排剑桥再见别人,是因为我要赶在孩子睡觉之前回家,最好能在丫丫入睡前,还能为明天的本地区小提琴比赛临阵磨枪一下;也是因为,我知道我会沉浸在与导师会面后的心境中,我愿意这长谈如齿颊留香般回味得长久些……

 

 

明天是丫丫的第一场校外的小提琴比赛——她刚刚在学校的比赛中进入决赛,我要在GPS中找好赛场地点,确保明天不能迟到。

回到伦敦家里,女儿已经熟睡。她在陪练没在家的时候,居然自己乖乖地练了琴。重返剑桥 - 姜丰 - 地主家的蜜罐子

 

 

 

 

 重返剑桥 - 姜丰 - 地主家的蜜罐子

怎么形容三一学院都不过分的。牛顿、拜伦、培根……出自三一学院的影响了整个人类文明进程的巨人都举不胜举。整个20世纪,剑桥大学出了75位诺贝尔奖得主,其中31位出自著名的三一学院。

今天天气不好,随手用手机拍的照片,没有体现出三一之美。导师在学院的屋子(也是我们博士生通常上课的地方)就在这个庭院里,剑桥大学的每个老师在系里还会有另外一间单独的办公室。

 

 

 

  评论这张
 
阅读(13110)| 评论(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